香港皇冠体育

武汉5万名志愿者:用普通人的力量,书写出温暖人间的故事

目前在武汉的志愿者约五万人,不管是90后,还是几十岁退休的老大爷,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尽一份力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也考验着整个国家对疫情的应变能力。而在疫情爆发后,面对严峻的疫情形势,在中国,也涌现了一批又一批民间救助团队。

提起民间形式的救助,我们首先会想到“水滴筹”、“轻松筹”、红十字会等,前两种救助靠着“一人有难,八方支援”的思路盈利,而后一种救助依靠国家财政乃至社会各界的扶持。但在面临一场殃及全民族的灾难时,上述的模式似乎都不怎么奏效。

在疫情爆发期间,湖北红十字会曾一度掉入“塔西佗陷阱”,一边是全国各地源源不断汇入的救援物资,一边是医院护士医疗资源的告急与求助。作为指定的物资接受机构,湖北红十字会被批“既没有大批量、大规模处理各地支援物资的经验,也没有对于物资统一调度、储藏、分发的能力”。而面对网友的批评与质疑,湖北红十字会只能承认自身的不足。

◎ 湖北红十字会回应捐赠物资分配问题:痛心自责内疚。/ 湖北省红十字会官网

但我们也发现,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大考中,湖北地区上演了一场场他救与自救的范本。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给了我们一份异常亮眼的成绩单。据不完全统计,在总人口约1000万的武汉已有5万名志愿者,在疫情发生后至今仍然活跃在武汉抗疫第一线。

他们用一个个故事书写了人间的温暖。

PART.1

志愿者的工作,从没日没夜找货源开始

对抗疫一线的志愿者来说,最开始每天的工作就是与物资短缺作斗争。

“物资短缺的时候,真的是什么都缺,从日用到防护,但是没有柴米油盐,是真的熬不住。”

90后志愿者小赵告诉39深呼吸:“最开始防护服短缺,我们都是自己垫钱给一线买防护服,但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后来就以微信群的形式,发动朋友、社会上的公益组织、社会人士捐款,前期的工作很复杂,从宣传、找物资、统计捐款数目、做好表格公布出来,做到每一笔钱公开透明,捐来的钱,不能留在手里,因为武汉不缺钱,就缺物资。”

和小赵一起的志愿者小利,在收到各界捐来的善款之后,就开始整天没日没夜地联系有物资的商家,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液都成了紧俏品,他们急需找到……但在找寻物资的过程中,他们也面临一个现实存在的难题——毕竟志愿者不是医护人员,他们不知道这些物资是否符合医用标准。于是,这带来了另一个工作量,在每找到货源后,必须查看是物资的规格与标准,防护物资会不会存在造假、是否达标。而这都是每个志愿者每天需要担心的事情。

◎ 常见口罩的标准和对比。/ 发现湖北

好在,随着志愿者不断壮大,一些专业人士的加入,让这些问题慢慢得到了解决。

“想要把社会捐来的钱变成一线需要的物资,越来越难,索性我们就拒绝接收了社会资金的捐赠,目前只接受从社会各界捐赠的物资。”志愿者小利说,在这之后,各界捐赠的物资纷纷涌向武汉,也就有了一批专门对接物资的志愿者。

志愿者燕妮就是其中一位。为了方便统计、查验物资,对接到一批医用护目镜的燕妮,组建了一个微信群,“有需要的医院可以通过扫码进群,在群内提供医院的名称、联系人、电话、收货地址、医护数量、需求量等,统计物资分配名单之后,对接车队的师傅免费邮寄到各医院。”她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

一边,所有志愿者的支援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另一边,红十字会大宗物资也在陆续发放,各大小企业捐赠的资源不断涌入,医护人员的防护问题逐渐得到解决。但这时吃饭也成了问题,“虽说一天也不一定吃上几口饭,但武汉商户没几家开门的,特别是餐饮行业,这确实给医护人员的吃饭问题造成了一定的负担,好在我为医护人员对接了一家餐饮店。”

凌晨一点多,志愿者陈梅又找某一餐饮商户的老板要了40份盒饭,主要是给滞留在武汉的流浪者,没想到老板没犹豫就爽快答应了。“迄今为止,这家餐饮店的老板已对医护人员免费发放餐盒超过百万份。”陈梅十分感激大家的热心支持。

◎ 给流浪者发放餐盒。/ 志愿者陈梅供图

但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下一阶段的任务又来了。面对外界运送到武汉的物资——四川170吨蔬菜、山东173吨消毒液母液、100吨萝卜、江西宁都100吨蔬菜、北京20吨土豆、甘肃10吨土豆、湖南3万件自热米饭、贵州30吨白菜,另外还有10吨米油,棉被,几百份素食锦盒,酒精等,都在等待着调度。

这些物资,有的在开往武汉的路上,有的或许还在贵州的田地里,但提前做好接洽的准备,总不会错,毕竟这些货物确实不是小数目。

◎ 志愿者正在采摘贵州捐往武汉的30吨蔬菜。/ 志愿者白三金供图

“所以,在一线总是不缺问题,而我们志愿者都必须具备三头六臂,具备随时可以灭火的能力。我们都是孙悟空,会72变。”在接踵而来的问题面前,志愿者们都已经习惯了,他们在短暂的休息时间,总爱如此调侃自己。

PART.2

难题接踵而来,不顾一切尽力而为

在疫情面前,有时候,除了要掌握调派物资的能力,还需要应对随时会出现的求助信息。

2月28日凌晨1:28分,下着雨,武汉的城内显得有些寂静,相比之下,志愿者微信群中却依旧热闹着。此刻,在一线志愿者群里,志愿者们正在寻找有通行证的司机师傅,“现在有一批从四川过来武汉的84消毒液,车队人手不够,需要卸货援助,地点在东西湖,就是现在,有谁在附近,亟需处理……”有位志愿者在微信群里发布了求助信息。

经过了多天的工作,陈梅有些疲累。看到这样的求助信息,她随手在朋友圈写了一句牢骚话:为什么又下雨?接下来,武汉连续几天都有雨,好烦!

自从来到武汉后,陈梅讨厌下雨天,她觉得,下雨天总不会有好事。她永远不会忘记,同样是这样的下雨天,在一个多月前的大年三十晚上,本该和家人团聚吃年夜饭的她不得不和其他志愿者一起接送一个父母都感染新冠肺炎的小孩去金银潭医院,因为院方表示,只有拿到身份证,孩子父亲的尸体才能火化。那天的雨,下得特别大,雨滴打击着他们每个人的每一寸肌肤,冰凉的雨滴中透着一些疼痛与绝望。

但也正是此刻的武汉,任何事情都风雨无阻。雨中扎帐篷、雨中卸货、冒雨接送医护人员,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